鬼鬼鬼鬼鬼推磨

叶墨言:

谢谢你们♡

起飞客机:

感谢各位😭🌹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其实是想用白颜料把安迷修刷没(不是

歌姬雷。
占tag歉。
话说你们觉得是苦逼调教狮安x歌姬雷好还是歌姬安x歌姬雷好哇qwq

ene的游戏人物设定!
ene雷的另一个样子……?

 @眠@提不起劲 
唔......

马猴烧酒伊莉雅pa的安雷~

女装真好哇——

雷狮手里拿的那个手杖打击的时候可以变成锤子——

双魔杖的安迷修

因为有很多不记得的所以大部分都是瞎画......

金:发胶大赛?退群退群。

咳p1一只鱼嘉(wo

p2p3带一点嘉瑞倾向emmm

【叶黄】养鹅记

豹笑23333

一个脑洞:

摸一摸鹅毛……  感谢喜欢


———————————————————————————————


#


叶修和黄少天也不是没有收到过奇怪的东西,毕竟这两位都是出名的荣耀职业选手,一个称神一个封圣,在微博上坐拥粉丝几百万的那一种,还在打游戏时候逢年过节收到些粉丝寄过来的小礼物,邮件快递来自五湖四海,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两人同居后时常拜访彼此亲戚,老一辈的人总是迷信那些吓唬人的文章,就连叶爸这个当过兵的都无法幸免,每次叶修携黄少天回去,总能听到些教诲,关于转基因食品吃不得啦,老是拿着手机怕是要爆炸啦,夜里不睡觉肝脏不能排毒啦。为保证自己儿子的身体健康,叶修和黄少天每回一次家,总能拎着各式保健品去,搬着几大袋新鲜食材回来。




不知道的邻居还以为他们是去跨市逛菜市场。




新鲜食材包括黄少天外婆家里亲自种的萝卜,黄少天奶奶阳台上养了很多年的葱,叶修外公家种的土豆,以及最夸张的这一次,叶修家来了一只不知从哪里买回来的,半大不小的鹅。




鹅,白色,活的那一种,扯着嗓子叫起来比黄少天都响。




想必是最近某平台的公众号又在推荐吃土生家禽。




叶黄两人把这只五花大绑的鹅暂时放在阳台上,那一团拥有白色羽毛的生物毫不妥协,侧躺着伸长脖子,声嘶力竭地嘎嘎叫,正面对着黄少天——社会你鹅。




黄少天大概是被这只比他还吵的生物吓住了,和叶修一同搬来小凳子,并排坐着,隔着阳台玻璃瞅鹅,两人愁眉苦脸一筹莫展。




要放在游戏里,按他们两的操作,装备,手速,别说杀一只鹅,就是杀个隐藏BOSS鹅王也不在话下。




只可惜游戏里的斗神剑圣,落到现实里就是两宅男——虽说同居这几年两人有健康生活积极锻炼,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两个健康的小年轻。




只是单纯的煮鹅汤,黄少天对着网上攻略或许可以尝试一下,但亲手杀鹅这个就有点……太难为他们了。




叶修本想耗着那鹅,等它吼累了自然歇菜,没想到这社会鹅爷精力十足,还很聪明,白天缩着脖子养精蓄锐,知道等他们两夜里睡觉的时候再开嗓,不愧是野生土长家禽,恐怕是个鹅精。




两人同鹅耗了几天,接到黄少天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是这只鹅还年轻,正好是可以吃嫩鹅的时候,让叶修他们别多等,赶紧杀了,过几天饿瘦不好吃。




事已至此,话到临头,两人被逼上梁山,只得在五六月的天气穿上长袖长裤,带上防护力极佳的电工手套,操起工具,磨刀霍霍地冲向鹅。




那只鹅本还半合着眼睛,阳台门一开立即警觉起来,扬起脖子扭了半圈,一只坚毅的眼珠就对着两人。




“我查过了,听说杀鹅要拿刀抹脖子,我来按住他,你上手,我们速战速决!”黄少天站在门口,气势十足,抡菜刀和抡冰雨一样。




结果才冲出去几步,离鹅还剩下一脚掌距离的时候,那鹅猛得调转脑袋,利用脖子长的优势,迅速冲黄少天的脚啄去。其实这一只鹅还算小,体型只有成年鹅的一半,但胜在速度快嘴巴硬,咬住毛拖鞋不松口,出其不意,一招之内把就很有气势的黄少天吓退回两步。




鹅叼住拖鞋,得意洋洋地嘎嘎两声,把毛拖鞋当成战利品垫去屁股下面。




“它是不是在鄙视我?”黄少天心虚,扭头问叶修。




“大概是。”叶修见他出师不利,怕他一时冲动,开口安抚道,“第一次嘛,没有经验,我们再试试。”




黄少天将信将疑地再次上前,叶修紧随其后,两人采取迂回战术,绕鹅三圈,只可惜鹅脖子始终对着他们,没有可乘之机。




叶修与黄少天尝试数次,不光连鹅毛都没摸到,还差点被啄到手,受到来自鹅爷威胁的两人随即果断放弃正面冲突,准备智取。




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网络永远是最好的求助工具,两人在某居家平台上匿名求助如何杀鹅,各位家庭主妇给出的回应千奇百怪,有人说菜刀抹脖子,用个盆在下面接血,半天就死了;还有人说单手捏住鹅头,用点力咔擦一下掐死;居然还有个人说杀前要给鹅喝点烧酒,去腥……等等残忍手段,可谓是厨房不输战场。




听从意见的两人出门买了一瓶酒,五粮液,玻璃瓶子装的。黄少天把酒倒在一个小饭碗里,用杆子慢慢推到鹅爷边上,指望它喝了之后能昏厥倒地,给杀鹅这件事情减少点难度。




没想一天过去,碗里的五粮液被喝掉大半,鹅爷却纹丝不动坐如钟,叶修走进去观察情况,那鹅还仰着脖子瞅他,仿佛阳台是它的领地,叶修是进来入侵的。




“它这酒量比你都好吧?”黄少天对叶修说。




叶修:“……”




两人与鹅斗智斗勇,恶言恐吓有,动手尝试有,威逼利诱也有,只可惜战斗力不足,最终统统失败。鹅爷可能是给黄少天饿过几天,瘦了,绑在翅膀上和脚上的绳子松开点,不知哪天夜里挣脱开,战力得到解放的鹅爷雄姿英发,一拍翅膀飞半米高,把两人家里弄得鹅飞狗跳。




在家里来鹅之前,黄少天其实还养着只小柯基,腿短耳朵长,睡觉的垫子放在客厅的角落里。




某天夜里叶修和黄少天正抱成一团呢,突然听见自己客厅里传来嗷嗷叫声,嚎完小柯基还冲来扒卧室门,愣是把两人从床上拽起来,黄少天拖着叶修去看,只见那只鹅已然逃狱,踹开阳台门跑到客厅,此时赶走小柯基,霸占了那块软垫,躺在上面呈孵蛋状。




小柯基叫得那叫一个可怜巴巴,潸然泪下,咬着黄少天的裤脚不松口。




黄少天与那只鹅两两对视,思索一番,从卧室里抱出了个新的软垫……




就这么着,鹅爷算是在两人家里住下了,小柯基起初还试图挑战权威,冲上去用自己的奶牙去啃鹅翅膀,没两回就被啄怕了,从此看见这只鹅都绕着走。




而黄少天和叶修的心态转变很快,杀不成,不如就养起来,两人随即去宠物市场采购一番。




见过人买狗粮猫粮,没见过人去宠物市场买鹅饲料的,叶修和黄少天慢悠悠逛,从宠物市场逛到家畜养殖基地,买了一包东西回去。好在他们房子空间大,养了柯基再多养只鹅没有问题。




黄少天回去把东西对着鹅一字排好,首先上供粮食以表自己的善意,叶修在边上给鹅爷摆上水,小柯基的软垫也不收了,就给它睡去。




鹅爷扭着脖子左右环顾一圈,嘎嘎两声,低头吃了碗里的东西,这就算是达成协议了。




不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黄少天和叶修都没养过鹅,两人养小柯基都是第一次,要看着网上攻略来的。这回养鹅更是连个攻略都没有,吃喝住的东西都买好了,和小柯基的一道摆在阳台上,也不知这法子行不行。




好在鹅爷似乎是挺领情,把以往要被杀掉的旧事抛之脑后,整日有吃有喝,生活规律。这只鹅还不是一般的鹅,从它和人较劲的时候就能看出来,鹅爷相当智慧,养起来不比小柯基要难,只不过也吵了这么一些,白日扯嗓子的时候声音挺响。




“不愧是你家的鹅。”叶修对着情况笼统地概括了一下,表达多方面意思,也不知道他是在说这只鹅的顽强还是在说这只鹅的吵闹度。




黄少天对此嗤之以鼻,并给鹅爷起了个名字——宠物嘛,都是要有名字的,这只鹅爷叫作炖汤。




“你这个名字取得很有深意,怀恨在心啊?”叶修说。




“哪有,我是真心诚意地准备养大炖汤。”黄少天说,“你看我东西都买了这么多。”




鹅爷顶着炖汤的名字,潇洒自如地生活着,偶尔欺压一下小柯基,在叶黄两人吃饭打游戏时梗着脖子从他们脚下路过,渐渐与人感情好起来,黄少天喊它炖汤,它还会扑扇翅膀过来。




看来黄少天这个与小动物相处和谐的体质是无敌了,叶修心想。




而作为叶黄的粉丝,在微博上时常围观转发两人的小柯基,嚷嚷着云养基的众人,在叶黄家多出一只鹅之后突然开始云养鹅。




尤其这只鹅还叫炖汤。




黄少天每次发微博的惯用句式都是:“我们家炖汤——”




我们家炖汤似乎长大了一点,我们家炖汤今天掉毛了,炖汤又和柯基打架了。




众位粉丝起初还觉得不可思议,而后逐渐被黄少天的炖汤洗脑感化,每天除了议论小柯基的腿以外,还多出个论点,叫炖汤的脖子,同时叶修也多出个身份,除了荣耀第一人之外,还是职业圈退役养鹅第一人。




随着炖汤脖子的日渐变长,黄少天与鹅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叶修一出卧室,常年看见黄少天抱着白花花的炖汤坐在沙发上,而原先受宠的那只小柯基就惨了,只能趴在沙发下面。




叶修走过去把小柯基捞起来,一同坐去沙发上。




“老叶你看咱家炖汤的翅膀。”黄少天腾出手,拉开鹅爷的一边翅膀给叶修看,起言语中不由流露出老农民对自己庄稼地的感慨,“才几个月都长这么大了,感觉可以飞起来……”




“养大了炖汤?”叶修问他。




“先养大再说,不过它小时候都这么凶,养大可能也炖不了,不如就当个宠物鹅吧!”黄少天答。




被抱在叶修腿上的小柯基冒出个脑袋,试图爬去黄少天那边,被鹅爷调转脑袋一瞪,焉哒哒地缩回叶修怀里,伴随着委屈的呜呜声无数。




“哟,委屈了?谁叫你打不过呢。”叶修看着小柯基的动作好笑,拖着两只爪子给它抓起来一通搓揉。




黄少天见状,把炖汤放去地上,整个人也往叶修那里凑了凑,伸手把柯基抱过去,叶修便得空,往黄少天腰上搂。




两人一狗一鹅,相处也算是和谐,炖汤是G市那边来的,不愧是黄少天的娘家鹅,与小话唠配合那叫一个默契。几个月下来,黄少天已经能带着炖汤去叫叶修起床,一人掀被子一鹅叼拖鞋,黄少天的嘴炮袭击里混着炖汤的嘎嘎声,杀伤力巨大,叶修时常觉得自己睡在养殖场。




只不过这波起床攻势也不是没有解除的余地,叶神是什么人,那可是众所周知的战术大师,黄少天来袭两次他就摸出规律,在那人掀被子的同时伸手,把黄少天同志一并拽到床上,裹进被子里压好,炖汤顶多再徘徊两圈,见场面无法挽回也就走了,徒留黄少天困在被子里挣扎。




说实话,家里多只宠物鹅,虽然看着怪异点,但也没什么不好的。纵观网络上那些传闻,不都是说鹅的战斗力强大,一鹅顶五个成年男子,与公鹅对视时一有意外就被追赶五条街,相较之下叶黄家的炖汤可以说是非常温柔,非常善解人意了。




炖汤不拴绳子也不会跑,黄少天和叶修在遛狗之余还能溜溜鹅,多么别出心裁,多么不拘一格。




他们小区有个专用的宠物区,里头各类狗狗都有,大至雪橇犬小至柯基,一眼看去琳琅满目。唯独叶修的鹅,在里面鹅立狗群,脖子伸得老长,还迈八字步,走得不要太悠闲。




而且炖汤这只鹅爷,为鹅处事很有风度,一般看见两只狗狗相互争斗,炖汤作为一只鹅都不去参与,直到某天黄少天的小柯基给其他狗欺负了。




那只雪橇犬仗着体型大腿长,咬着小柯基的一条后腿不放,把短腿拖着满地乱跑,叫声凄惨。




雪橇犬的家长在旁围观,非但不加阻止,还笑呵呵地夸耀自己家崽,说是小家伙闹着玩,不要太在意嘛。




黄少天怒意腾起,还没来得及上前,只见炖汤翅膀一挥冲那只雪橇犬扑去,一啄二扭,拿翅膀连扇雪橇犬三个巴掌,把小柯基从恶犬口中救出还不算,追着那只雪橇犬跑了整整八百米,连撵带咬地啃掉了雪橇犬一小搓狗毛。




回去后听说雪橇犬精神不振,三天没吃下饭,其家长异常愤怒地找上门来,叶修靠在门框上叼着烟,神态自若道:“小家伙闹着玩,不要太在意嘛。”




这话还就是当初雪橇犬家长说的那一句,连字都不带变的,叶修身后炖汤展开翅膀护着小柯基,眼神犀利,恐吓力十足。




当天晚上黄少天就发了微博,配图炖汤护着小柯基的照片,声称“社会你鹅。”




此后炖汤升级为宠物区一霸,整天蹲坐在花坛上看下面一种狗狗喧闹,小柯基也因此爱上炖汤,连叶修给买的狗饼干也叼几块过去与鹅分享,两个小家伙哥两好,感情深厚。




除去教训雪橇犬之外,某次社会鹅爷还为小区立功,以一己之力啄退小偷,得到一面小区物业给颁发的锦旗,就挂在叶黄两人的荣耀冠军奖杯边上,上书四个大字——“英雄鹅爷”。




炖汤在叶黄家里活了很久,从一只小鹅长成一只老鹅,最终也没被炖成汤,几年后死于疾病。




叶修和黄少天把它埋在小区的一颗树下面,堆出一个小土堆。




END。


感谢喜欢


一个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的奇怪脑洞。


说的时候和我朋友讲,这只鹅应该是很喜欢黄少天的,因为“鹅鹅鹅,曲项向天哥。”


天哥!


末尾带上假戏真做链接>< 【这里

就,整个人都爆炸了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叶墨言:

看到一个喜欢的老师给我点小红心我就能开心一整天。
被零离阿眠阿莹赤fo的时候基本是疯癫状态。
被大家喜欢都很开心!
但是自己的作品被喜欢的老师赞同就一瞬间觉得自己能上天!!!

正义论:

是的……
每次看到太太的小心心推荐关注啊我就特别想去表演炸烟花啊跳楼啊我内心几乎是爆炸的ww

Yeyeyeyeye:

是我

凌汪汪▲:

是我

世界第一举世无双噼里啪啦丽吹:

能和各位老师说上话真的很开心

你硫。:

对 我

阿言不磕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和太太说话都忍不住结巴w兴奋到想向全世界炫耀哈哈哈哈哈卷儿老师喜欢了我的画都在沙发上滚了半天啊啊啊啊啊啊眠太太也是啊啊啊啊啊啊(死了)

呀呀子_Yayaco:

啊啊啊啊啊(真实写照)

谢怵_:

是!!!😭😭😭

零离:

是的😭😭😭😭😭😭

彡页口十:

太太给我留评论或者回复我了,给太太打字的时候删删减减然后又觉不妥全删掉重新打…简直就像给自己喜欢老久的男孩子告白一样纠结……不过还是好幸福啊嘿嘿嘿